飞盘火到什么程度?小红书点赞数破10w 小众运动火出圈

快接!快接!传给我!雨洁边跑边注视着在空中滑行的飞盘,即便汗珠挂满额头,她的双眼还是死死盯着飞盘。在她周围,一群同样充满活力的年轻人...

“快接!快接!传给我!”雨洁边跑边注视着在空中滑行的飞盘,即便汗珠挂满额头,她的双眼还是死死盯着飞盘。在她周围,一群同样充满活力的年轻人也体验着飞盘带来的乐趣。五月以来,这项原本属于小众人群的运动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火出了圈,足球场、广场、草坪随处可见一群跟着飞盘奔跑的年轻人。

当下的飞盘火到什么程度?6月8日,云南白药联合全国多家飞盘俱乐部开展草系多巴胺运动,参与者便有机会获得联名款飞盘;此前,香奈儿推出售价11000美元的飞盘;截至6月26日,小红书上飞盘相关的笔记数突破十万,而在抖音输入飞盘二字,点赞数破10w的视频屡见不鲜。

自去年在小红书上刷到飞盘后,雨洁便尝试加入这个曾经的“小众运动”。像雨洁一样痴迷于飞盘运动的城市青年群体逐渐壮大,他们不只爱玩飞盘,同时热情地和圈内朋友分享飞盘穿搭。更有一大部分人为了收集不同款式的飞盘,玩起了飞盘盲盒。“飞盘”俨然成为城市的现象级运动。

A 低门槛、易上手、强社交 飞盘的另类出圈方式

飞盘运动于1948年在美国问世,20世纪80年代开始传入中国。当下在国内流行开来的飞盘运动玩法主要是极限飞盘,规则十分简单。比赛分为两队,每队各七人,可以男女混合。在比赛中,进攻方将飞盘传到得分区内的队友手中便可得1分。在规定时间内,先得到规定分数或是分高者获胜。比赛时队员之间不能发生身体接触,且没有裁判。

飞盘的出圈,不同于以往多数小众运动的出圈模式。从过往的经验看,一项小众运动的出圈往往有着该领域发生的大事件助力。2011年,中国网球金花李娜在法国网球公开赛夺冠,成为第一个夺得单打大满贯的亚洲人,此后国内掀起了一波网球热潮。而北京获得2022年冬奥会的主办权后,民众对冰雪运动的热情持续高涨。飞盘的爆火似乎并没有体育巨星或是重大赛事的助力。

飞盘的火热,离不开明星效应与社交台的传播。2021年的脱口秀大会上,辩手小北自嘲“飞盘这项运动让我明白,玩狗不如当狗。”一时间引起大众对于飞盘的讨论。综艺《很高兴认识你》第二季中,周迅、李雪琴等人一起体验了飞盘运动,又加深了公众对其印象。

小红书今年1月发布的《2022十大生活趋势》显示,2021年小红书飞盘相关内容发布量同比增长六倍。而在抖音上,每当一群玩飞盘的俊男靓女出现在并不了解飞盘的人面前,确实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不过,真正让飞盘从小众运动变为如今的爆款,还是离不开飞盘本身的特。“低门槛、易上手、强社交”成为这项运动最吸引人的地方。不同于高尔夫这类动辄花费上万元的运动项目,飞盘的门槛确实低了不少,淘宝上的飞盘价格大多为几十元,即便是国外进口的飞盘往往也只需要花费几百元。

在“易上手”方面,飞盘的优势更为明显。飞盘运动规则十分简单,参与者只需花费十几分钟便能掌握基本的投接动作。雨洁告诉记者,“我学飞盘只用了一节课就能和他们一起玩了。但是当初学网球的时候,我整整学了三节课,基本上时间都花在捡球上。”学网球带来的挫败感让雨洁义无反顾地投入飞盘阵营。“我身边像我这样的人还有很多!”雨洁自嘲道。

要说飞盘的三个特点中哪个最吸引人,很多人会选择“强社交”。6月23日晚,每满记者来到滨江天街空中足球场。这里是杭州最大飞盘社群“盘人甲共创社”举办活动的场地之一。盘人甲负责人郑淳告诉记者,目前盘人甲的微信粉丝群已经扩展到10个,现在每周都安排了不同数量的教学场、练场、竞技场,但仍旧无法满足数千人的运动需求。“我们这里竞技场只要50元,教学场80元。费用低廉,确实吸引到不少盘友。”

“一般第一次来玩的都是女生多一点,大概占60%。”郑淳告诉记者,由于极限飞盘可以男女混搭,对抗较小,同时要求队员之间不能有身体接触,因而十分受女青睐。“因为飞盘讲求的是团队意识,很多人在玩飞盘前根本不认识,但是一起玩了一次飞盘后可能就能成为朋友。”这种合作搭档的形式,对于年轻族群来说,十分有吸引力。

刚刚玩飞盘不久的小陈表示,自己之前都不知道怎么和身边的男交流,但是飞盘让她遇见了很多风趣幽默的男生,大家经常会在一场两小时的比赛后一起出去吃饭或是唱歌。“因为你们在一起打了一场比赛,团队感会消除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光是我知道的盘友,都已经成了好几对了。”正是飞盘的“强社交”属,让一波波城市青年前赴后继。

B 热度不代表赚钱 飞盘社群悲喜交加

随着飞盘运动的爆红,越来越多的飞盘社群开始在城市各个角落扎根。除了盘人甲共创社,杭州还有很多规模不一的飞盘社群。在外人眼中,如此火爆的飞盘热一定为这些社群带来可观的利益。实际上,大部分社群都处于悲喜交加的状态中。

喜的是,飞盘产业正处于快速发展期,经营者的飞盘梦同时也得以实现。4月21日,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2022年版)的通知》,极限飞盘作为新兴体育项目被正式列入义务教育阶段课程。对于飞盘运动从业者来说,这无疑是个利好。这不仅意味着政策支持,还意味着飞盘产业未来将有更为宽广的赛道。

悲的是,一些个人经营的飞盘社群盈利空间较小,甚至只能达到基本的收支衡。一位自主经营飞盘社群的斜杠青年告诉记者,“像我这种个人经营的飞盘社群,往往办一场活动下来,除去场地费和其他费用,可能只能入账500元。那些大一点的俱乐部,租个大一点的场地,可能利润能有个2000元。”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单场活动的利润看起来并不是很低,但对于大多数飞盘社群来说,难的是场地租用问题。“好在我还有其他职业,不然也没底气来运营这个飞盘社群。”

由于目前并没有专门用于飞盘运动的场地,大多数飞盘社群会选择租用足球场来举办活动。“整个杭州,可以用作飞盘运动场地的足球场也就几十个。而在晚上的黄金运动时间,可以空出来给我们办飞盘运动的足球场就更少了。”这位斜杠青年介绍。

相较之下,类似于盘人甲共创社这般有公司支撑的飞盘社群显然少了些资金顾虑。盘人甲共创社是杭州飞盘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简称“飞盘文化”)星链计划当中的一员。作为国家体育总局社会体育指导中心和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独家授权的飞盘运动项目推广合作单位,飞盘文化是当下飞盘产业里的领头羊。

实际上,飞盘文化的出现并非偶然,它的创始团队早在2008年就创办了“翼鲲飞盘”,这家占据全国飞盘市场过半份额的飞盘头部企业,如今也由飞盘文化完全控股。盘人甲负责人的郑淳便任职于飞盘文化,他不仅担任飞盘文化培训主管,还担任了全国飞盘运动推广委员会培训部副部长

郑淳告诉记者,“翼鲲整体发展趋势向上,国内业务的体量增速远超国际业务。”翼鲲飞盘市场部负责人孙颖表示,“翼鲲几年都保持20%的增长,市场爆火以来同比增长约300%,2021年的整体营收规模达到6000万。”

每满记者发现,在翼鲲淘宝官网,普通飞盘的月销量达到了4000+。“按照工艺不同,翼鲲飞盘的价格主要维持在50-150元之间。像无限彩这种亚洲独家印刷工艺或者品牌联名会更高端一些。”孙颖告诉记者,翼鲲已经形成了从普通飞盘到高级飞盘的生产链条。“翼鲲天猫旗舰店是前年四月份成立的,销售额一直在稳步增长。尤其是今年相较去年有了五倍以上的增长。”孙颖自豪地说道。

而在知名体育品牌迪卡侬淘宝旗舰店,每满记者发现,普通飞盘的月销量也达到了3000+,其中一款儿童飞盘的月销量甚至达到了5000+。可见,飞盘产业的竞争也在走向多样化。

在郑淳看来,翼鲲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整体销售策略,配套产品销售有培训、线下活动等多种渠道曝光,建立品牌力。“翼鲲主要走品质以及多品类的产品,为用户提供更多的选择。”或许,翼鲲的这种发展策略,能为更多飞盘企业带来“喜”的一面。

C“抢占场地”“网红味重”飞盘运动负面词条缠身

飞盘的火热不仅体现在线下参与人数的级数增加,还表现在网络话题度的飙升。“硬糖少女飞盘运动初体验”“这届年轻人对飞盘上瘾了”等话题频频登上热搜榜。不过,不只是正面标签的词条火了,眼下的飞盘也正面临着一些负面词条的纠缠。

日,一段飞盘爱好者与足球爱好者发生激烈争吵的视频在网上流传。有网友戏称,一场“飞盘与足球间的场地争夺战”已经打响。由于飞盘运动并无专属的场地供应,飞盘社群不得不将飞盘活动转移到足球场上。这引起了许多足球爱好者的不满。

“这叫足球场,不是飞盘场!”许多足球爱好者纷纷在网上声讨飞盘爱好者,要求他们离开足球场。郑淳认为,“其实说我们抢足球场地真的很冤枉。因为我们定那些足球场一般都是长包的,但是踢足球的很多都是散客,他们往往是不固定时间定场地。”在这种情况下,场地运营者更愿意把场地租给长包的飞盘群体,以维持经营的稳定。

为了解决这一冲突,除了期待未来有更多场地的兴建,飞盘业界也在规划新的出路。每满记者在小红书上发现,一些飞盘社群正在探索“野外游+飞盘运动”的模式,组织盘友到郊外游玩的时候同时举行飞盘活动。

不过,两个运动群体间的冲突似乎还不到引发全网讨论的地步。真正在各大社交台引发讨论的是在飞盘场上化着浓妆、做了美甲、装扮夸张的摆拍群体。一些网友称其为“飞盘媛”,正是这个带有负面意味的称呼引发了社交台的骂战。

5月20日,某自媒体作者发表了一篇《你是玩飞盘吗?你是馋她身子》火出了圈。作者在文中痛斥飞盘消耗的卡路里乏善可陈,更是直指飞盘是两之间的隐喻。在很多读者看来,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这篇文章都过于偏激,只是自媒体为了博眼球的手段。

不过,当你在小红书、抖音里输入飞盘关键词后,确实会出现一些画着精致妆容、做了美甲的女生在飞盘场地摆拍的画面。在评论区里,充斥着对这类人的争议。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将她们放在整个飞盘群体中来看,这类专门为了打卡拍照而来的所谓“飞盘媛”只是少数,远远不能代表整个飞盘群体。

任职于某高校的黄姓体育老师表示,“我也支持穿衣自由,但是运动总归还是要符合运动的要求。有些衣服穿着显然不适合进行剧烈运动,国内的运动场地很多都是假草,有些鞋子穿着很容易滑倒。这时候摔伤的可能不是自己,也可能会影响到其他人的安全。”

不过,这些专程跑来拍照打卡的人是否会加入到飞盘运动中也引起一些盘友的质疑。“我自己去玩飞盘的时候没怎么碰到过那类人,其实大多数人都是穿着运动装的,我觉得刻意打扮得很精致来拍照的主要还是网红吧。”雨洁坦言,自己也乐见飞盘被更多人看见,让这项运动更为人所知。

她同时也表露了一丝担忧,“虽然现实里我碰到的不多,但是在网上确实看到了不少网红穿得很夸张假装在玩飞盘。”她担心飞盘被赋予过多的网红元素,会影响以后的发展。在这群网红身上产生的争议也反映出飞盘界如今面临的一个问题:飞盘运动是否会沦为一项网红运动?

D警惕被流量抛弃 小众运动如何保持破圈后的生命力?

雨洁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事实上,这样的情况不只发生在飞盘运动上。今年同样十分火爆的腰旗橄榄球也沦为一些网红拍照出片的工具。他们来到场地以后一般并不会加入到运动当中,而是将运动场地作为摆拍的背景板。

不得不说,对于小众运动来说,遇见一个出圈的机遇十分难得。网红群体在为自身塑造形象的同时,的确也为小众运动增加了曝光量。不过,真正能让小众运动持续破圈的显然不是靠着网红摆拍,飞盘界乃至其他小众运动当下应该思考的是,如何让这项运动健康持久地发展下去。

对于飞盘产业未来应该如何走,郑淳给出了十分清晰的方向。“现在飞盘产业最缺的就是有影响力的赛事。一旦形成有影响力的赛事,凭借比赛的高度观赏,盘友们对飞盘的热爱又会再上一个台阶,那些玩飞盘的人很多都会买单。”

郑淳的分析不无道理,正如在国内较为小众的网球,在国外却十分普及。这不仅得益于国外长期积淀的网球文化,更得益于网球的高度商业化。一年中的大多数时间,世界各地都会举办一定规模的网球比赛,其中尤其以四大满贯为著。长久的赛事周期让世界各地的网球爱好者即便没地方打球,也能体验到观看比赛的乐趣,继而培养出对该项运动的向心力。

尤其对于当下国内的飞盘运动来说,场地紧缺是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如何在这样的情况下维持盘友们的向心力,举办飞盘赛事或许行之有效。

除了举办赛事,当下的飞盘从业者也在探寻更为丰富的商业模式,以求延长飞盘热的生命周期。除了售卖飞盘,翼鲲店铺还出售联名款飞盘。翼鲲 & YUF、翼鲲 & JIBUA、翼鲲 & 飞猫……在翼鲲淘宝旗舰店,联名款飞盘竟然有数十种之多。

飞盘的巨大商机,也吸引了不少奢侈品牌入场。Prada曾在2021年初的上海荣宅PradaOutdoor“意趣花园”内,展示了印有品牌LOGO的飞盘。时尚杂志ELLE曾刊出过一期主题为“飞盘城市运动”的时尚大片,Gucci、Louis Vuitton、Dior等大牌造型融入其中。

除了联名款飞盘,团建套餐也登上了店铺首页。据郑淳介绍,翼鲲已经接承接了不少知名企业的团建。在他看来,这是打破飞盘圈层壁垒的有效途径。“其他跨界产品是通过跨界联名合作的形式来制作,比如跟潮牌服装的合作。” 如今的翼鲲,正在以飞盘为中心,走一条纵深化路线。

“目前翼鲲推出了星链计划的合作方案,和全国各地的飞盘社群建立了比较深入的合作和链接。”他们的终极目标,是让这项曾经的小众运动,逐步变为小众中的大众,乃至成为真正的大众运动。

这些飞盘从业者深知,小众运动或许能通过网红标签带来一时的流量,但终究逃不了被流量抛弃的命运。郑淳提到翼鲲的远景是实现“让每一个人都可以买到飞盘,让每一个人都可以玩到飞盘”。让运动找回运动的本质,或许才是小众运动的破圈之道。

责任编辑:hn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