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人选择自由职业,你会选择哪一种?

无通勤之苦、打卡之劳,工作时间灵活支配,且可自由躬耕于热爱之域……随着Web2.0时代到来,UGC(用户生产内容)领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

无通勤之苦、打卡之劳,工作时间灵活支配,且可自由躬耕于热爱之域……随着Web2.0时代到来,UGC(用户生产内容)领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繁荣,更多新兴产业的兴起,也给自由职业的发展带来更多可能。在种种便利条件加持之下,不少青年群体在就业时开始向自由职业方向倾斜。据报道,根据广州市自由职业统战工作专题调研组2021年的一项报告指出,广州现有自由职业人员约30万人。

为何选择自由职业?每个人的初衷各不相同。一些人认为相比较于传统的雇佣关系,将就业选择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可以让自己更加主动;一些人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工作积累之后,认为自己具备了自起炉灶的能力;也有人青睐于自由职业的灵活时间。当然,不排除一些人是在没有目的的盲从。不过,归根结底,零工经济的崛起,给了更多人以个体形式谋生的机会。

客观来讲,自由职业者的工作内容远没有大众想象的那么轻松自在。很多自由从业者,往往需要一个人扮演一整个公司的角色。一些自由职业者表示,自由职业意味着“什么都是一个人,你要一个人承受一切”“远离一线久了,时常感觉自己已经掉线”。为了避免灵感枯竭,很多自由职业者不断倒逼加速自我增值,除了精钻自己的专业领域,很多人还要学经营、推广等更多跨界知识,从而实现不断突破。除了来自自身工作责任和专业技能的压力之外,还要面对大众对自由职业刻板认知的冷眼。一些家长难以接受孩子的灵活就业选择;很多人将自由职业者与无业人员画等号……这些都给灵活从业者带来了诸多烦扰。

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完善灵活就业社会保障政策,开展新就业形态职业伤害保障试点。这是政府工作报告从2019年起,连续第四年提到“灵活就业”。作为新的就业趋势和就业渠道,灵活就业被寄予“保就业”的厚望。除了满足基本的福利保障,想要促进自由职业的持续发展,社会不妨再多些鼓励。比如,目前自由职业者的交流多以自发为主导,未来可推过推动展会、论坛、视频直播等多元化交流形式,为自由职业者提供更多专业技能的交流提升空间。再如,在地方、高校的就业宣讲中,邀请自由职业者进行交流体验,让自由职业不再被刻板认知所限。

责任编辑:hn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