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后服务正式进入义务教育体系 大厂及上市企业纷纷入局

作为一种新型教育活动,课后服务已正式进入我国义务教育体系,众多大厂及上市企业也纷纷闻风入局。教育部继续支持以中外合作办学等方式缓解...

作为一种新型教育活动,课后服务已正式进入我国义务教育体系,众多大厂及上市企业也纷纷闻风入局。

教育部继续支持以中外合作办学等方式

缓解疫情影响下学生出国学习困难

为缓解新冠疫情影响下出国留学人员就学困难,教育部今年继续支持部分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面向出国留学受阻的学生开展相关招生工作,双向选择,择优录取,不纳入国家统一招生计划,不占用高校原有招生指标,对高校其他各类招生不产生影响,学生修业合格,仅颁发境外办学者学位证书。有关招生工作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组织相关高校开展。

此外,教育部继续支持相关高校以校际交流、委托培养等学分互认形式,接收出国留学生短期就读,为其提供国内学习平台。

教育部启动小学教育专业虚拟教研室建设

教育部小学教育专业虚拟教研室建设启动仪式日前在首都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举行。在规划中,课题组提出虚拟教研室建设的“三大目标”,即在质量层面上建成符合不同办学定位的、高质量的小学教育专业发展生态体系;在组织层面上建设能够敏捷响应与持续创新的小学教育专业教研共同体运行机制;在手段层面上建设具有小学教育专业特征的“智能+”与精准的虚拟教研形态。

首批已经邀请47所学校作为成员单位加入,并有上百位教师加入课题组。

教育部将遴选首批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基地

教育部办公厅近日印发《关于遴选2022年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基地的通知》,部署遴选和建设首批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基地。2022年首批遴选30个左右。根据通知,遴选和建设基地的宗旨和目标是依托基地,总结近视防控成功经验和模式,探索创新体制机制,充分发挥专业引领优势,着力破解近视防控难题,全面提升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水平。

据介绍,“十四五”期间,教育部将遴选建设100个左右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基地。

市场规模达千亿

课后服务赛道越来越热,入场选手越来越多,竞争者规格越来越高。腾讯、阿里、华为、科大讯飞、鸿合科技等大厂及上市公司纷纷入局,深耕垂直赛道的老玩家企业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去年以来,课后服务相关政策文件相继出台,实现了课后服务“校校全覆盖”。鸿合科技教育市场负责人张洪伟引用教育部去年12月公布的数据表示,自愿参加课后服务的学生比例由上学期的49.1%提高到目前的91.9%。

各地都在探索适合的校内服务入校方式、收费方式等。据开源证券最近的估算,课后信息化服务潜在市场达1100亿元,以此来看,课后服务的市场规模不低于千亿元。但张洪伟认为,整体来说,行业仍处于“从零到一”的阶段,成熟确定的商业模式、优秀的行业人才以及优质的赛道玩家,都较为匮乏。

天花板明显

市场规模和体量的“天花板”在从业者眼中依然明显。在课外喵创始人卓世贤看来,这与地域性和政策性息息相关。不同省份地区的相关政策、落地决策以及收费方式等,都直接决定了该地区的市场规模。广东作为课后服务的先行地区,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的成熟运营模式,这种企业深度参与的模式在全国范围内还并不多见。其他地区是否会充分包容企业参与到课后服务中来,仍然有待观察。

据悉,现阶段广东省内除深圳完全由财政支出“兜底”,其他城市基本都是由家长付费,全国范围内则还有北京完全由财政“买单”。

与规模体量“天花板”类似,虽然课后服务收费的合理性已经得到了高层保障,但不同地区对收费的接受程度相差很大,背后对于素质教育的发展要求也千差万别。

据课管中心创始人董永介绍,浙江省宁波采用了家长付费模式,而在杭州、温州、台州等其他城市,校方提供的课后拓展对学生来说基本仍是免费服务。另外,部分学校会聘用校外老师,让学生自主选课,这个过程中几乎也不收费。

规范是主旋律

如何促进课后服务提质增效?卓世贤强调,在服务品控方面,课外喵在广东地区属于特例,一直坚持“京东式”而非“淘宝式”的服务模式,即以“自营”为主。

卓世贤强调,行业不能对课后服务赋予过多的商业化标签,因为其本质上仍是以校内教师为主,这一点在教育部及各省教育主管部门的政策文件中都有所明确。

上海市教委发布的《上海市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工作指南》显示,课后服务以校为本,多方参与。广东省教育厅发布的《关于做好义务教育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则强调“课后服务以内部供给为主,购买服务为补充”,同时强调“学校不得把课后服务工作完全交给第三方机构,同时严禁学校与校外培训机构联合开展面向中小学的有偿课程辅导”。

即使在课后服务发达的广东省,绝大多数学校也回收了基础托管业务,由校内教师承担。“广东收费政策相对包容、灵活,但这只是落地层面的开放,课后服务发挥学校主阵地的大方向在短期内不会改变。”在这样的基调下,以“谨慎乐观”的心态回归业务,思考能够为学校及教师提供怎样的帮助,选好区域、找准定位、长期发展,也许才能蹚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事实上,课后服务是贯彻“双减”的有力工具,也是让教育最终回归公益、回归普惠的有效途径之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课后服务是公办教育体制的延伸。那么,找准商业和教育的平衡,就显得至关重要。

课后服务无疑是一条前景光明的赛道,但其中也少不了“坑”。在体制内公立教育与市场化商业运作结合的过程中,摸清基本逻辑是最重要的一步,这样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而在基本逻辑中,规范一定是主旋律。“双减”之后,合规的教育服务,才能促进课后服务行业在全国各地百花齐放。

责任编辑:hn1007